澳洲幸运10怎么玩
推薦給好友
收藏日志520 分享到QQ空間 收聽官方微博
那不如,讓我們就此別過

作者/推薦:潘小圳 時間:2017-08-05 來源:日志520(www.amove.com.cn) 點擊
所有眉宇間的故事,不是深情,就是辜負
 
朋友說,我眉間常有故事深凝。我知道,那是深情,也是辜負。
內心大約就像是經歷了三月底的一場大雨,落紅碾做滿地泥濘,一片荒蕪。
于是,我在離開時對你說:
楊滬,不如讓我們就此別過。
 
耳機里是陳鴻宇的行歌:成長是一場失去,肩負枉然的意義,無論你懂得與否,不能回頭。
沒有買到火車票,于是去汽車站,買了一張五分鐘后出發的大巴票,上車的時候,我看了一眼這座城市的天空,瓦藍瓦藍的,特別美好。
你看,不是所有的分別都伴隨著大雨,也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值得挽留。
靠窗的位置,整個大巴只寥寥的坐了幾個人,傍晚的斜陽明晃晃地照在我的臉上,就像是那些獨自忍受的委屈,無處可藏。
所有關于你我的曾經,都像是車窗外匆忙退下的山巒與風景,都在這樣澄亮的日光里,隨著歲月離去了。沒有不舍,像是得到了解脫,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竟安心的伴隨著耳畔的歌聲,漸漸睡去。
 
總以為此生所有的溫柔付出,都有深情回應
 
我從大一初初見你,就明白了暗戀的甜蜜和心酸。那年我十七歲,你十九歲又三天,那是六月三日,盛夏的陽光穿透巨大的梧桐樹,在你身上落下斑駁的光暈。你手里捧著的向日葵生機盎然,眸眼間有深情。我覺得身姿高挑的你那樣站著,像是周身淡淡發著光,無法讓人忽視,也輕易移不開目。
身邊室友語氣里滿是驚羨,“我們系大三的楊滬,聽說三天前他生日,因為代表學校去北京參加比賽了,所以沒能陪女朋友過生日,你看比賽一結束就趕回來了。果然,還是別人的男朋友最好。”說著,拉著我向宿舍走去。
在進門的剎那,有女生提著裙擺從我們身邊匆忙跑過,留下淡淡的清香,我的雙腳像是生了根。轉身再看向你站的方向,少女被你抱了滿懷,你清冷的臉上洋滿笑容,眉眼彎彎,露出左邊的一顆虎牙。
整個悶熱的夏天,都突然變得生動起來。轉身默然離開的時候,我聽到心里有什么,正在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消亡。
我想,誰的青春大約都經歷過這樣一場暗戀吧。對方優秀的幾乎成了所有女生宿舍的夜聊話題,而你在見到他第一眼時盛放了關于戀愛的所有美好,卻在看到他身邊同樣優秀的女友時,瞬間嘗到了苦澀。那份苦澀大約會伴隨你很久,久到你忘了戀愛,其實是甜蜜的。
 
大三那年,體育場的橡膠跑道上,有許多的人在夜跑,我看著圓亮亮的月亮,漸漸停下了腳步,就是在那個片刻,我聽到十步之遙的地方傳來一聲嘶吼。
那聲音太過熟悉,腳步不受控制的加快了。
你躺在地上,周身是縈繞不散的酒氣,看到我停下看你,你笑了,笑得比哭還難看。
你說:“畢業,真他娘的操淡。”
我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紙巾,遞給你,你沒有接,而是拿手背遮住了眉眼,就像是睡著了一樣,一動不動。但是那晚的月色太明亮,以至于從你眼角流下的淚珠,那樣清晰的閃爍著光芒。
你分手了,和女朋友三年的戀愛,抵不過大學一次畢業的分離。你對上海大約有著某種執著,后來,你告訴我,你出生在上海,那座城市,才能成就你全部的野心。
我跟你產生交集,就是在那夜之后。我刪除了你的微信,重現添加后,我向你發了一聲:“嗨,我是林落。”
你回復我的是一個微笑。
在此之前,我在你的微信好友里做了近兩年的透明人,但是從此之后,我想走進你的生活,帶著義無反顧的意味。
于是我對你說:“大約所有的別離都是為了重逢,也總有悲傷,是為了襯托重逢的喜悅,是如何的彌足珍貴。好好休息吧,晚安。”
你沒有回復我,但是我還是覺得開心。
 
眼淚是真的,心酸是真的
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也是在真
 
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?
好像是微信上,盡管偶爾得到回應,但仍舊每日不斷地短暫問候;
又大概是你不能及時趕回學校,讓我幫你準備的許多次材料,以及填寫的許多表格;
又或者是你畢業答辯回來的那一整個星期,前女友像對待老友一樣向你寒暄,生疏的好似那段愛戀只是你一個人的幻想,于是因為感謝而請我吃的那幾頓晚飯,你都喝的伶仃大醉,不言不語,會在夜幕里倉促的擦掉眼角滿出來的淚;
也許是因為大四那年我對于你刻意的依賴,關于畢業,事無巨細,總是以你為過來人的借口,向你詢問,而你也不惱,再忙也會接我的電話,和我說一些生活的瑣碎。
后來我常覺得,那時才是愛里我覺得最幸福的時刻吧。那時那刻,聽過最美的情話,就是和你在生活里的碎言碎語。
直到畢業答辯結束的那天,我接到你的電話,你說,來上海吧,我在這里等你。
那個瞬間,我竟哭出聲來,在盛夏空無一人的宿舍里,我哭得萬分委屈,卻滿心歡喜。
楊滬,一直到離開你,我都沒有告訴你,其實車票我早就買好了,因為無論如何我都要去見你。大約在愛里,先愛上的人,注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吧。
 
曾以為你生性冷淡
直到看到你對另一個人噓寒問暖
我才恍然
也許有時在一起的人,不是伴侶,而是伙伴
 
時至今日,我依舊清晰的記得,我到達上海的那天是一個下著小雨的陰天,出站前我特意去補了補妝,想到馬上就要見到你,內心的雀躍掃去了長途跋涉的疲憊。
在出站口見到你的時候,你正將手里燃盡的煙扔到垃圾桶,直到我走到你身邊,你才看到我。你眉眼間有矛盾在掙扎,我卻選擇忽視,滿心歡喜地撲進你的懷里。
你最終還是伸手抱了抱我,手掌輕拍我的背時,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,這個城市再陌生,未來似乎都充滿了期待。
我們第一次爭吵,是在半年后的一個周末,我在宜家遇到了說要在公司加班的你,你身旁站著一個女生正在挑選臺燈,對你說話間滿滿都是撒嬌,你眉眼里滿是笑意,那樣的寵溺是我不曾擁有的。幾乎是下意識的倉皇而逃。坐地鐵的時候,我看著玻璃上映照出自己蒼白的面容,透著幾分可悲。
夜晚你回來的時候,我看著你,話還沒說出口,眼淚就掉了下來,你聽了我的質問,顯出幾分不耐煩。
“就是我公司剛來的一新同事,人生地不熟的,給她帶個路,怎么了?”
我漠然地笑:“當初我來的時候,難道不是人生地不熟嗎?整整一個月,我因為找工作在這座城市四處輾轉,你除了將公交卡扔給我,還幫過我什么?有一次我地鐵坐過站,給你打電話,你記得你說了什么嗎?你說‘手機里面沒有地圖嗎?問我難道比問百度更有用嗎?’當時,你想過我的無助嗎?”
你坐在床角,點了一支煙,不愿意看我,語氣冷靜:“林落,當初不是我逼你來的,如果你總是這樣,那就沒意思了。你懂嗎?”你吐出大片煙霧,轉過臉來看我,那煙霧太濃,我竟看不清楚你的臉。
我知道,現在的自己特別沒意思,曾經我也決然不會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,我也有自己的理想,有自己向往的工作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為了急于拿到工資,而做一個可有可無的文員,干重復無意義的工作,拿穩定卻低微的工資,我大學所有的努力和理想,都成了笑話。
除了你。
而每一次和你的爭吵,都像是在證明,從頭到尾,我都只是一個笑話。
我不清楚,是不是所有人都有如同我這般的經歷,為了心愛的人遠走他鄉,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,為了一日三餐而憂慮,了解哪個市場的菜便宜又新鮮,清楚怎樣避開公司的聚餐和旅行,知道超市什么時間打折哪個商場的衣服折扣最大。
我過得如此的小心翼翼,愛你愛得這樣委屈求全。
你工作最不順利的時候常常喝的大醉,一開始我還跟你爭吵,后來也就習慣了。習慣這種東西,是一種可怕的麻木。
父母問我和你什么時候結婚,我總說快了快了。真的快了嗎?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傻子。
所有的感情都在生活的瑣碎里變得一貧如洗,而你一直都淡然的像是我欠了你。最開始的時候你還會記得我的生日,我們還一起周邊旅行,吵架了你也會哄我開心,但是后來,剩下的就是你摔門離開的背影,和我獨自一人枯坐到天明。
生活依舊在繼續,但是我覺得我太累了。楊滬,我大約愛不起你了。
 
畢業四年,你輾轉了四個公司,我們搬了7次家,爭吵的次數太多我記不清了,而我依舊在最開始的那家公司拿著一成不變得工資,你說我們兩個人至少要有一個穩定,否則生活會變的特別艱辛。我現在都大約忘記了大學學過什么,也很少參加同學聚會了,看著別人的朋友圈,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這個社會的邊緣人。
最后一次爭吵是你正在洗澡,手機在電腦旁不停地響著,來電顯示是一個女生的名字,我接電話的手有點顫抖,問對方是誰的時候,你出來了。
手上濕漉漉地,奪手機的力氣特別大,我沒有防備,摔倒的時候頭磕到了電腦桌的邊角上,火辣辣地疼,我伸手摸了摸,溫熱熱的血。
你去外面接完電話進來的時候,我已經擦干凈了額角的血,怕它一直流,所以拿紙壓著。
似乎沒有注意到我,你穿好衣服就出門了,只跟我說了一句晚上不回來了。
我沒有說話,覺得整個人都在發抖。
終于無力的倒在床上的時候,覺得全世界似乎只剩下我一個人了,難過的想哭,但是眼睛干澀的流不出淚來。
凌晨三點的時候,我去洗了洗臉,然后開始利落的收拾東西。屬于我的東西很少,關于你的我全都不愿意帶走。
七點的時候我看著收拾好的行李,給你打了一個電話,響了幾聲,被掛斷了。無力的笑了笑,我點開微信給你發了一段語音
“楊滬,不如,讓我們就此別過吧。”
刪除你微信的時候,我麻木的就像是刪除任何一條垃圾短信,我知道,終于還是要解脫的。
 
其實,哪有那么多刻骨銘心的愛恨啊,到頭來不過是一些不得不改掉的習慣,和一顆空落落的心。
 
 
潘小圳 QQwx2206233457

 
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日志排行榜 - 快速查找日志 - 在線發表日志 - 收藏日志520 - 收聽官方微博 - 關注官方QQ空間

分享本文到:


① 上一篇:如果懂我,請愛惜自己!

② 下一篇:心結

③ 點擊返回欄目:傷感日志

整個網絡日志520
快速查找文章

整個網絡日志520

魯ICP備06028675號 · 網站地圖| 聯系我們| 有問必答| 專題文章| 百度搜索| 手機版|

澳洲幸运10怎么玩